记忆深处的羊府宫

作者:金博 时间:2019-04-16 13:04:01 点击率:43

大凡有个人历史情结的地方,即便岁月已经过滤了曾经的幼稚,但总有一些时间记忆千丝万缕不露声色的沉淀下来,并等待自己再次不知不觉的遇见与瞻仰。

我从弄堂转入另一个拐角,穿过窄窄的街道,顺着青苔和土路走到了石阶下,环顾四周,秋雨中的大地有些荒凉,也有些寒冷,一只野猫从枯黄的草丛中惊慌的跳出来,向山下急赴而去。我来到了目的地——羊府宫。

抬头观望匾上“羊府宫”三字,字迹隽秀有力,和残留在脑海中小时候的印象相差无几。若要给这个地方备注一个粗略的地址,那大概是在东沙古镇再偏北一些的地方。熟悉的气息有时候带来的不只是喜悦,而是淡淡的,若有若无的怀念。比如秋风中飞扬的芥末,比如悬崖边摇曳的芦苇、比如视线范围下越发苍老的一座座民房,民房里住着我最爱的老人……当打过弹子的泥土被浇上水泥,当山下一家家炊烟升起,当厚重的月色笼罩在这片温暖的大地……这些景致在我眼中都是美丽的可它们都无一例外的蕴育着感怀,包含着20多年以来生生不息的难以启齿的伤。

据说羊府宫始建于清乾隆二十年,大院内石碑存留的乾隆帝巡行书法题记便是证据。羊府宫里面做事的人慈爱、风趣、和善,缺少了一份狡黠之心,这当然跟年龄有关系。而更本质的收获是,这种舒缓的节奏,使他们对生活总是持有常人难以学会的乐观跟通达。

上小学以前便跟着阿母在里面玩耍、包素饺,可算是常客。虽说后来建筑有过一次翻修,但里面的摆设一如既往的熟悉:威严的羊府大帝塑像、捉蚂蚁淋过尿的石坑、看西游记的偏房、墙壁上百年如一日刻录的善事名、和“阿湾”、“中中”用过的麻将桌、躲过迷藏依旧伴有嘎吱嘎吱声响的木楼……羊府宫的往事已经如同瀑布一样冲过了我不再年轻的心灵。当一个地方和某些童年的记忆有关,这中间一定有一些我们不能触摸的悲凉。

现在的小孩子是不可能体会我们那个时候的乐趣和心态的,现在之所以称为现在,是因为它是在不断进步中,不过窃以为,一个有历史的古老建筑,一旦它过多地被强加了现代元素,这个古镇的灵魂其实已经如同虚设了,它会将化作一缕魂魄,从某个角落飘然离去,等到我们茅塞顿开想要挽回它时,却往往力不从心。

如今的羊府宫已初步享有旅游景点的意义,至少在风景乏善可陈的古镇来说是如此吧。此次特意放慢心情细细擦看周遭,暂别都市的喧哗。那里的熟络与陈旧,荣耀与剪影,都早已融入我的内心,宫里念经诵佛的声音一如既往的虔诚,唯一不同的是我的心情已经放开。

可我终将离开,就像众多普通游人一样,而羊府宫的城墙将依旧、球鞋下的碎石将依旧、夜色下的小鸟翅膀将依旧,甚至,若干年后,那些来这个地方的亲人的背影将依旧……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2019-07-16
2019-07-16
2019-07-05
2019-07-05
2019-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