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重的亲情

作者:于长江 时间:2019-07-16 10:07:24 点击率:20

离家半年多之后,终于在年后安排好日程,踏上回乡的旅程。飞机的速度让人恍惚,上午身处烟雨江南,下午便回到了峭冷的鲁东半岛。年前时,在临城的公寓中,每次听到行李箱的轮子滚动的声音,心中就有莫名的忧伤,而现在行李箱在回家的路途上划出悦耳的轻快声。几经辗转,在袅袅炊烟的傍晚,我回到了老家的村口。

因为飞机的晚点,着陆后自己便同父母说好晚饭不在家里吃,可是推开院门后便听到了锅铲翻炒的碰撞声,心中不免疑惑。进屋后,看到父亲在铁锅里翻炒着石砂子,自己先是一愣,之后顿悟。在印象中,砂子是用来烘烤花生的,不过使用铁锅炒花生已经是六七年前的事情了。旧时的集市上没有炒花生的小贩,村民都会使用家里的铁锅炒上一些花生招待拜年的客人。为了不让花生炒糊,会在铁锅里铺上一层厚厚的砂子,因为铁锅导热过快,火候很难把控,铺上一层厚厚的砂子后,砂子的温度会缓慢上升起来。同时,锅底不能使用柴火,应该用火炭烘烤,并且要不停的翻炒,约莫两个小时后香脆的花生米便可以出锅了。

父母的爱,如同行李箱上那粗糙的万向轮子,身兼重担却不停歇。上大学时,回家与回校相同的路程总是有着不相同的分量。回家时,行李箱一个手指便可以挑起,返校时,行李箱总是满满的。大学宿舍一直住在七楼,每每回家返校都需要两个舍友一起帮忙将重重的行李箱抬到七楼。而今,毕业工作大半年,回司的行李并没有因为路途遥远而有所减轻,父母喜欢趁着自己不注意悄悄地往行李箱里塞东西,自己拿出来却不知何时又被父母塞进箱子里,一来二去,在机场办理托运时,被告知行李箱超重了。

早在去年入冬前,父母便开始准备我回程的家乡特产了。先前在与父母通话时不经意提到舟山的市场里买的葱炒菜不入味,“让你爸爸今年秋天给你种一些来年你回浙江的时候捎着”,妈妈在电话中说着。父亲栽种的大葱总是特别的惹喜,因为付出了多少的汗水便会收获多少美味:葱苗破土开始就需要不断培土,秋末冬初,根根白皙的葱白是农民的答卷,勤劳的人栽出的葱白总是比“懒汉”要长出一截。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2019-07-16
2019-07-16
2019-07-05
2019-07-05
2019-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