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孩

作者:陈思雪 时间:2020-06-26 12:06:55 点击率:8

没去特殊教育学校之前,是好奇,好奇他们是怎么学习怎么生活,有很多设想——也许校园特别安静,因为他们唯一的沟通方式是手语,而我也应该默不作声,不该打破他们原有的氛围,也不要在他们的面前表现出我才是那个特殊的人。

初相识,是他们的画。校园展板上有他们自己的作品。大肚细颈的花瓶模板上,简单的形状和颜色重复排列组合,形成的花色极有艺术味道;白色的画纸上明明画的也是白色的雪,但寥寥几笔的灰色点缀成为斑驳的光影,让雪看起来好像在发光。真是好看又精巧!我想着一幅幅画作后的小小作者也许从来没人和他一起分享创作的灵感,只有画笔懂他。

再了解,是他们排队领奖的时候。看着他们一个个接过奖状后要么超级大声、要么羞涩支吾的说“谢谢”,会觉得真是可爱单纯又无所畏惧。可他们有时候迷茫的眼神和表情,明明在疑惑:这是在干什么?我想着也许他们永远不会飞奔到在校门口等待的爸爸妈妈的怀里然后高兴的炫耀手里的那张红纸,又或许……他们根本没有爸爸妈妈。

又熟悉,是一个可爱的小男孩。他的眼睛大大的,圆圆的,乌黑,有光,他在看我们,又好像不是,因为我的眼神并抓不到他眼神的焦点。隔着窗户,我们对他笑,他脸上却没有任何笑意,只是突然蹦出来一句“姐姐好”,我甚至惊喜于这句“姐姐好”。我想着如果不是环境特殊,他在我心里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可爱的小男孩,那也只是一句平凡的“姐姐好”。

让我突然领悟的,是那个全程跟随拍照的小哥,他有点活泼,很爱笑,话却很少。后来经过志愿者介绍我们才知道其实小哥其实是一个聋哑人,我们见到的话很少的真相是他根本不会说话!他站在我们旁边,从我们齐刷刷转过头去看他的眼神里感受到了我们在现在话题的主角正是他,他拿着手机边拍照边对着我们笑了笑。我们冲着他比了一个大拇指,他也笑着回了一个大拇指,一个和普通人一样自信又骄傲的大拇指。

看,如果不说,他们也并没有什么“特殊”!所以,之前的“我想着”都完全不成立了——因为是我给他们预设了一种“特殊”。就像志愿者们说的“在他们钻牛角尖出不来的时候需要更多一些照顾,平常时候,他们也是普通又可爱的孩子。”我们关注的特殊,只是他们外在的行为表现,但他们“特殊”的精神世界有多丰富精彩我们却无法窥其全貌。孩子们在自己的世界里,也像我们一样爱笑、爱闹、有朋友、有爱好,天赋异禀却沉默内敛,他们用小小的画笔、用简单的言语、用专注的眼神、用笨拙的动作告诉世界他们特殊而普通。

去掉那种预设,那些亲爱的小孩可爱又普通,甚至比我们更快的学会了与世间万物和平相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