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

作者:肖逢时 时间:2019-03-12 13:03:23 点击率:6

当流年逝去,留在时间洪流里的只有印记。但是当记忆中的那声声爆竹响起,闪亮在夜空中的烟花灯火不仅照亮了抬头仰望的幸福脸庞,也照亮了心底的昏暗阴沉,温暖了我整个的世界。                                 

——题记

冬尽春来,南方的天气里依然是棉布羽绒抵挡不住的阴寒湿冷,时刻像是要飘落雨雪。当喜庆的红色开始弥漫城市成为主色调,紧张的抢票助力在朋友圈盛行,那即是年关将近,正是过年归期。

说到过年,在记忆中,最开心的群体,应该就是孩童了吧。在天真无邪的年纪,享受着大人眼里的无忧无虑。在村街巷尾追逐嬉闹,伴随着也许根本没听进去的家长的叮嘱,一声声大呼小叫,欢声笑语,似乎也是彼时最深刻的印象了。孩童没有烦恼,不需要承担大人们对生活的压力,甚至在辞旧迎新的这段时间里,可以放下假期的作业,穿着父母上街精挑细选买下的喜庆衣服喜笑开颜。桌子上有吃不完的糖果小吃,餐桌上总是自己特别喜欢的形色菜肴,更重要的是,从新年到来的第一天起,可以从长辈手中接过一个个装着压岁钱的红包。那时的笑容总是最纯粹的,在最无忧无虑的时期过着最纯粹开心的春节,心情就像空中炸开的烟花。这时的年味里也只有最纯粹的甜。

后来,家乡那些山山水水还是那么漂亮,如诗如画的场景依旧担当得起“甲天下”的美名。只是从前的孩子长大了,开始慢慢懂事,不再无忧无虑,或者说没有那么“幼稚”了。十几年的生活环境里,早熟悉了家乡的花花草草,对于回家过年,似乎只是较日常放学回家多了点节日的氛围。还是期待着春节的喜庆,期待着桌子上的大鱼大肉和专属于读书孩子的压碎红包,只是对于过去趋之若鹜的“火柴炮”也开始抱有了嗤之以鼻的态度,也不再任性无拘无束的到处奔跑,并且开始慢慢懂得体会生活和父母的辛苦。依然天真,只是在天真中掺杂了故作深沉;慢慢成长,在春节的团圆之喜中理解了点滴人生百味。慢慢的,年味的甜里也增加了咸味和酸味。

直到如今,只身离家,带着梦想闯荡在外,习惯了一年只回一次老家的生活,渐渐习惯在离家千里的外地独自承担风霜雨雪。回家过年不再是简简单单的美味佳肴和礼品红包。更多承载的是一种思念和牵挂,和心底寻求的慰藉。亲人、朋友也比任何时候当让你开始想念、想见。当周遭开始挂起灯笼,张贴着或正写或倒贴的“福”字,心早已按捺不住,想飞回千里之外的家乡。在想象的场景里,那群笑靥如花的孩童奔走在田野到处燃放爆竹的场面似乎又清晰浮现,不自觉感到安慰,露出笑颜。如今的春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让我珍惜,不是因为零食、红包和满桌的大餐,而是与亲人朋友的相聚。珍惜着与家人的即使无关痛痒的彻夜闲谈。以前厌烦的唠叨,如今仿如天籁,恨不得都记在脑海,时刻回想聆听。另外趁着难得的时间聚聚许久未曾见面的好友,陈情叙旧,就着玻璃杯中的清酒,依依不舍。这时候的年味,圆满了,夹杂了人生五味,酸甜苦辣咸。

总是听人说起,如今过年越发感觉不到过去浓郁的年味,再找不回以前的雀跃感觉,感慨着时代变迁。确实啊,那些赤着脚追逐在田野到处放着爆竹的身影已是很久没有见过了,取而代之的是在家里拿着手机平板在网络里与陌生人频繁互动的场景。似乎一年比一年冷清的过年氛围让人感觉年味正在变淡,觉得不是想要过的春节。但年复一年,春运的火车飞机依然在夸张的人潮中承载着期盼和思念奔向南北东西的心灵港湾和栖息地。即使无比拥堵,寒风凛冽又路途遥远,那份有钱没钱,回家过年的想法强烈,永远不变。南渡北归的旅程里,春节依然蕴含着深深的羁绊和情感,温暖并慰藉着灵魂,有滋有味!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2019-07-16
2019-07-16
2019-07-05
2019-07-05
2019-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