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房子

作者:孙智强 时间:2019-03-26 14:03:20 点击率:30

父母亲,对于一个二十多岁的人而言,恐怕就像是一栋旧房子,你住在里面,它为你遮风挡雨,给你温暖和安全。                                  

——《亲爱的安德烈》

临近过年,给家里通电话,电话那头嘟了好久,才通。紧接着,传来老爸粗放而略带沙哑的嗓音,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两句,老妈抢过电话,就开始一阵热烈的嘘寒问暖。

你那里,天气怎么样?天气冷,记得多穿衣服,不要冻感冒了。

伙食呢,伙食怎么样。你最爱吃辣,在那里能不能吃的习惯?

还行,还行,我苦笑着,嘴上连连答应。面对老妈十分啰嗦的连番轰炸,我早已寻得一种特殊的方式来应对,就仿佛冥冥之中的莫名感应,与生俱来,血脉相连。

再过两天,我就回家过年。在短暂的寒暄之后,我淡淡说道。

电话那头顿了顿,老妈的声音变得无限温柔,仿佛瞬间年轻了好几岁;老爸的声音变得铿锵有力,似乎这一下子就治好了他多年的哮喘。

早在之前,我就和他们打好预防针,虽然提前填了请假单,但若是工作忙走不开,今年过年可能还是回不了家,所幸的是请假单被批准,我买好票,这才给他们打起了电话。

我似乎听见老爸张着嘴,嘴角翕动发出的声音;我似乎看见老妈鬓角微白,眼底晶莹明亮的样子。

挂断电话,脑子里顿时出现老爸戴着老花镜翻看台历,老妈系着围裙在满是油烟的厨房烧菜的场景。而我或走着或骑着自行车在上下班的路上,从遥远的西伯利亚南下的冷空气迎面而来,冻得我一阵哆嗦。

一、铃木EN150摩托车

小时候,家里住在小县城,去外地读大学回来,老爸总是骑着那辆铃木EN150摩托车来接我。老爸一脚油门,轰隆声震天响地,风高高地掠过我的头发,我坐在老爸身后死死拽住他的衣服,每次都让我有种心惊胆颤的感觉。

那时候,不知为何,我总对他有种莫名的崇拜感,他就像是一个英雄,带着我像风一样朝着远方呼啸而过,并且不可阻挡。

大学毕业后,家从小县城搬到了市区,距离火车站不远,也就半个小时的路程,而我常坐的那趟绿皮火车却总能雷打不动地晚点数个小时。

而这次,火车照例晚点两小时,到站已是接近凌晨。我推着行李箱从出站口出来,夜色粘稠似墨,风呼呼地吹着,却依旧吹不散人们归家的期盼。

本想着打车回去,可这时耳畔传来熟悉的呼唤声,循声看去,只见栏杆旁站着的正是老爸。他依旧是那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只是现在,他的身体佝偻了不少。他孤身伫立在风中,也不知道等待了多久,而他身后那辆曾经闪闪发亮的铃木EN150摩托车,历经岁月的洗礼,却早已失去了当初的光泽。

来,上来。老爸说道。他有力地将行李箱架在摩托车上。

我翻身上去,身子紧贴着老爸的后背,动作娴熟。老爸一脚油门,轰隆声震天响地,风高高地掠过我的头发,可这一刻,我却感觉是那么地温暖。

我总以为英雄永不会老去,可是岁月凋零,这时我才意识到,原来英雄也有迟暮的一天。

二、一碗咸咸的鸡汤

到了楼下,我抬头,发现家里的灯依旧亮着。想到这熙熙攘攘下的万家灯火,终究有一盏是为我而亮起,心底没来由地涌起一股莫名的感动。

老妈透过窗户向外张望,朝着我挥手同时喊着我的名字。在这漆黑的夜色中,我看不清她的脸,却能够想象得出来她脸上那种喜出望外的神情。恍惚间,仿佛自己在外面漂泊了漫长的世纪。

老妈早早地就为我准备好一桌子我爱吃的饭菜,热气腾腾。我一连吃了几大碗,然后妈妈给我盛了一碗鸡汤,我砸了咂嘴,原本不动声色的脸上流露出极为享受的表情,满是记忆中熟悉而又怀念的味道。

高中时期,在学校门口租了房子。老妈时不时抽空过来照顾我,从家里到学校,只有唯一的2路公交车直达,每次都是座无虚席,要是碰上周末节假日则更是人满为患。

老妈体型偏胖,每次乘公交车就像是在上海挤地铁一样。我甚至可以毫不费力地想象出老妈搭乘公交车时,站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踮着脚尖极力稳住身体的样子。

我一边称赞着老妈的厨艺,一边聊着外面的故事,神采飞扬。老妈系着围裙坐在我身旁,看着我对满桌的菜肴狼吞虎咽,神情中带着说不出的骄傲。

老妈起身,又给我盛了一碗鸡汤。我毫不犹豫,砸了咂嘴,再一次大口喝完,心满意足。

可就是那么一瞬间,或者不经意的某个时刻,我的心底突然有着莫名的触动。或许是在我无意间瞥见了她鬓角的白发时,或许是当我发现这是一碗咸咸的鸡汤时,我才知道,这个一直以来视我如命的女人,终究还是在无能为力地老去。

我总是不管不顾地想要去更大的世界,后来我终于明白,无论我去了哪里,无论在外面漂泊了多少个漫长的世纪,在最初的地方,会一直有人等着我回来。

临行前,老妈把我爱吃的东西塞满了整个行李箱,老爸骑着那辆久远的铃木EN150摩托车送我到车站。

天空飘起了小雨。我推着行李箱,进站前,冲着站台旁的老爸挥了挥手,然后转过身,向着更远的人群走去。

龙应台说:“父母亲,对于一个二十多岁的人而言,恐怕就像是一栋旧房子,你住在里面,它为你遮风挡雨,给你温暖和安全。”

而现在,我离开了这座旧房子,孤身一人。却总盼望着有一天,自己也能变成一座旧房子,为你们平息岁月波澜,阻隔日暮流年。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2019-07-16
2019-07-16
2019-07-05
2019-07-05
2019-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