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中亚

——读《失落的卫星》有感

作者:王一涵 时间:2021-12-30 14:12:40 点击率:82

后疫情时代,旅行逐渐变得昂贵且危险,在受困于家中的日子里,阅读旅行文学似乎成为了不错的的平替。《失落的卫星:深入中亚大陆的旅程》这本书,带我看向了一个不曾关注的隐秘世界。

中亚,对大多数人而言,这都是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地方。中亚地区既无西亚的财富与战乱,亦没有东亚的繁荣与竞争。苏联解体后,夹在东西方文明之间的中亚地区,被迫充当起了“战略缓冲区”。纵使是在全球化浪潮席卷全世界的今天,这片土地似乎仍然在被外界有意无意地忽视着,就像一颗失落的卫星,默默无闻。

作者刘子超竟然选择在这样一个毫无存在感的地方进行一场深度旅行,这多少显得有些特立独行。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读完了这本中文旅行文学界里为数不多的中亚游记,看到了这片隐秘土地上的真实面貌。

跟随着作者平实质朴的文字,我的精神世界也来到了中亚五国。我看见吉尔吉斯一侧的天山,风景美丽而设施落后,保留着西方游客们异常向往的的原始感;我看见濒临消失的咸海,干涸的大地像是远古时代的遗骸,废弃的铁皮渔船搁浅在曾是港口的荒漠里;我看见停留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城市,苏联式的居民楼下是破碎的马路,昏暗的路灯下传来一声声狗吠;我看见瓦罕山古里的佛塔,玄奘大师都曾赞叹它的美丽,可如今佛塔坍塌只留下遗迹兀自伫立。我意识到,这片土地并不是永远这么默默无闻的,这里既有天山的巍峨壮美,亦有咸海的广阔苍凉,这里既见证了丝绸之路的璀璨文明,亦经历过社会主义的激情岁月。不计其数的传奇故事曾在这里开启与落幕,可历经沧桑,终究被掩埋进时间深处,只留下一声叹息。

可叹息过后,生活还在继续。继续阅读,我看见依旧住在天山里游牧民族,在突降的暴雨中收留了无处避雨的旅人;我看到咸海边竟然住着一个中国人,雇了几个当地工人挖高咸度土壤特有的一种虫卵;我看见闭塞的城市里有一个努力学习中文的年轻人,将来想去中国发展;我看见佛塔的遗迹下,一个可爱的小姑娘指引着作者爬上遗迹,然后连蹦带跳地回家。这些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让我看到了这片土地上的更多细节,也让我感到一股莫名的感动。在大时代里,他们并不伟大,可纵然时光流转,依旧生生不息。

若是疫情结束,我也想背起行囊,去这些新闻报道上不常出现的地方走走,看看那里的风景,与认真生活的人们。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