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敦煌

作者:耿辰宇 时间:2022-06-14 13:06:22 点击率:6

近日,有幸参加了一个有关敦煌壁画的展览,观后方知,敦煌不仅仅是壁画。

展览中的壁画,给我的最大感受就是传神。传神,是古代人物画创作的最高境界,也是人物画作品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志。中国人物画发展的初级阶段,人们强调的是形似,以为画家画得像就是好画,所以那时的人物画,一般是以精雕细刻为主。到了魏晋南北朝,随着肖像画的发展,人们的欣赏水平已经不局限于形似了,顾恺之即提出了“传神写照”的著名论点。他提出,所谓的神,就是指所作人物的精神面貌、性格特征、气质气度。如若所做人物,具有生命的律动,能传达出其内心的精神世界,这人就活了,就是传神了,也就具有审美价值。但是,人物画的传神,又是建立在形似的标准上的。没有形似就不可能传神,有神必须具备形似。那么形与神两者的关系又如何呢?形与神其实是既对立又统一的。形是揭示事物外延的,因为它是外在的、表象的、具体的、可适的;而神是揭示事物内涵的,因此它是内在的、本质的、抽象的、含蓄的,是靠意会的。形是神赖以存在的外壳,形无则神死,神无则形不存。因此,神是形赋予生命的灵魂,以形写神,形神并备,强调的就是形神相互并存的重要性。

在形和神这对矛盾中,神又是主要的。中国人物画的创作,不叫写形、写貌,不说像与不像,而是强调传神、写真、写心。这是因为只有具有传神的人物画作品,才能深刻揭示物象的内心思想,传达出其内心的精神世界,这样的创作才有生命力,才能感动人。

除了壁画,这次展览还让我了解了一部分与壁画相关的佛教知识,例如涅槃。涅槃属于神秘体验,这种体验表现为两个阶段:

首先,体验者感觉到自我逐渐解体,变得越来越虚无。在这个过程中体验者精神进入高度集中的状态,完全忘记了思考,忘记了外部世界的一切,也忘记了自我,达到“物我两忘”。接下来的阶段,体验者感觉到一个无比伟大的东西存在,随着自我不断的解体,体验者开始和那个伟大的存在融为一体。佛教的主流教派不谈神秘体验中的那种融合感受,而只描述自我解体的感受,也就是涅槃,或者说寂灭。而“死亡”相对于“涅槃”而言,是指肉体生命的停止,而“涅槃”更倾向于精神的升华与融合。二者的共同点在于都必须经过肉体的“死亡”。“涅槃”的前提之一就是“死亡”。若肉体未“死亡”,但精神境界达到了“涅槃”,那这种情况并不能称为真正的“涅槃”,佛教针对这一点也提出了有余涅槃和无余涅槃。释迦牟尼佛就是这种特殊情况的典型。他三十岁在菩提树下获得了神秘体验,但他并没有就此从世间蒸发,仍旧留驻在世间,直到去世。

这次展览让我不仅感受到敦煌壁画本身的美妙绝伦,也体会到了它所蕴含的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令人获益匪浅,流连忘返。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