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目送》有感

作者:谢泽湑 时间:2021-12-29 14:12:20 点击率:56

这句呼唤“呵,在哪儿呢?”融化在千股的泪泉里,和你保证的回答“我在这儿!”的洪流,一同泛滥了回忆。你走了,便不会再回来。

以前我总是喜欢让你骑车带我去上学,因为这样可以靠着你宽厚的背,像是一座永远不会倒塌的大山,可以依靠一辈子。送至校门,我会头也不回地说声 “再见”,飞似地跑进校园,躲在那棵苍翠的树后,等你离开,再进到教室去。这是每天最快乐的时辰。

一次生日,你送了我一本书,绿色的封面上有一个憔悴的背影,边上醒目的两个大字——《目送》。里边儿是一篇篇的散文,起初并未读懂书中所写的一段话:“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直到有一天,在学校突闻你病倒的消息,连忙赶到医院,但见到的却是一张消瘦的脸,苍老爬上脸颊,划出皱纹,你只能睁眼看着我,却再也叫不出我的名字。

几个月后,你出院到家中静养,背已经弯曲,老态尽显,可是,每当我回到家,你一定就坐在对门的沙发上,冲我笑,张开双手,我总会冲到你面前,轻轻抱抱你。

一个双休日,父亲开车送你去复查,我与你坐在后座,你看着窗外,但不知道在看什么。下车,父亲扶着你走在医院的过道里,我跟在后面,望着两代人的背影,仿佛从父亲身上看到了年轻的你,朝气,魁梧,但现实与命运却又是极度残忍,剥夺了你挺拔的背影,剩下的只是一具无力,衰败的骨肉。那座永不倒塌的大山,变成了寸草不生的土丘。这才明白那段话,耳边响起了一个声音——不必追。

“当他垂垂老时,他可以回乡了,山河仍在,春天依旧,只是父母的坟,在太深的草里,年老僵硬的膝盖,无法跪拜。乡里,已无故人。”每当自己读到这儿,眼泪便会不自主地流。你终究还是走了,在一个宁静的雨夜,未留下只言片语,未经历生离死别,抛下了一切,回去故乡。

入眼的是一片如瞳的黑,上面一层层地染着死亡的悲泪,巨大的棺木像铁铸的墙,我穿着黑衣,绾着白纱,撑着黑伞,棺木被封上最后一抹土,它成了这块土地的心脏,里面存着我太多想念。

“时光,是停留是不停留?记忆,是长的是短的?一条河里的水,是新的是旧的?每一片繁花似锦,轮回过几次?”合上《目送》,方知这是一本生死笔记,深邃,忧伤,而且美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