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随笔

作者:刘子玉 时间:2021-12-28 14:12:11 点击率:32

我从未见过坚强的母亲会这般痛苦,也从未作为陪护家属见过这样的病房。那天下夜班后,接到父亲的电话,本以为只是日常的寒暄,得来的消息却如一声惊雷,震散了我浑身的倦意:母亲出了车祸,小腿骨折。所幸那时两地都无疫情,和领导请假后,立刻订机票飞去了家里。

我到医院时,正赶上母亲换药。小腿上拳头大的创口,肉被挖空,露出白色的筋腱,我的心也跟着被挖空了一样,泪水自眼眶决口,久久难抑。原本在我心中,医院病房只是一个空泛的概念,给母亲陪床几天,才知道这里就是“地狱”。医生每次掏出住院费用单时,仿佛是拿出了镰刀,对我母亲作出了身体和精神的双重制裁。受创的腿上开了一刀又一刀,在骨头上钉孔装钢架,锯下发炎的骨断面……母亲在深夜里一次次被痛醒,以及每天换药时都要出血的创口,对我母亲的身体进行着残酷折磨。躺在病床上不能动弹时,母亲总会不断回忆以往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事,说着说着,某些负面情绪不经意会冲击她的理智,再加上几次推进手术室时的担惊受怕,压抑着她的内心。不断延长的手术费单据,更让一向节俭的父亲难以承受。当我拿出工作的全部积蓄垫付手术费时,我对家庭的责任感以及身为子女的义务有了更深的理解。父亲请了半年多的长假准备每天照顾行动不便的母亲,稍稍安抚她不幸车祸所带来的磨难。

人和人,因为需要和被需要而生活在一起,而生老病死,扯断了一段又一段无法企及的呵护和关爱。前阵子惊悉大学室友因为工作压力过大而去世,更使我心有戚戚。人其实是如此脆弱,一个意外就会让原本平和的家庭电闪雷鸣,让一个鲜活的生命骤然凋零。同病房的人撞到警车出了事故,两个警察对她进行了三四个小时的讯问。平时见她一直目光直直的看着天花板,眼里面除了麻木什么都没有。她可能也是因那瞬间的闪失而悔恨,如果开车再小心一点,就不必和我的母亲一样承受如此的折磨;如果再谨慎一些,就不必来到这么残酷的病房。可再后悔也都来不及了,只能留作对今后人生的一种教训。

医生说,母亲的伤势大概要到明年三月才能下床,我切心祝愿母亲能够早日康复,能像往常一样,每天在家里散步打牌,种花养猫。希望母亲对痊愈的期望以及亲人的关怀,能够安抚并减轻母亲的痛苦,给母亲多一点生活的温暖和阳光。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