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未至,云海无言

作者:金 博 时间:2022-06-15 13:06:09 点击率:22

连日的暴雨,将整个城市闭锁在浩瀚的湿意中,如注、倾盆、倒泻……似都不足以表达出它那阴沉的深意。每每临近梅雨时节,风雨自也变得频繁。而一旦有了片刻的放晴,总会计划着可以去哪里闲逛一圈,纯粹的为了吃喝玩乐、取悦自身总让我感到莫名的负担,但若变换个说法,譬如“接触外面新的事物”,抑或为了之后的文字积累素材,尽管还是一样的目的,却问心无愧了不少。

6月的一个上午,我们出发去了橄榄镇附近的东海龙王庙,准确来说是去庙后的一处海滩,是朋友提议的,其实也不过是众多提议当中的一个而已。当然这个地方第一次给我的印象挺好,但也不外是,到了之后,觉得不错,也会说下次带娃再来,但真的离开了却不会主动想要去重走的那一类。不过,朋友的“热心劝说”除外。

穿越山林、阡陌交通,那天当我们抵达东海龙王庙正对面的停车场时,四周并没有其它的观光客。斜眼庙正门的右前方,低矮的栅栏内新种了一大片青菜园地,开得并不是很齐整,却透着一份静谧和自然。踩着蜿蜒的青石板路,我们转入了旁边窄窄的小巷,几级台阶下去,便是由一粒粒鹅卵石铺就的陆路,接着往前才是沙滩。可能是刚刚下过雨的关系,泥土混杂着海水的气息格外浓重,赤脚从沙滩走过,享受自在而无垠的闲情,如果你不去嬉戏,海浪就会偷偷地围上来“侵袭”你一下,掉头就跑,如同顽皮的婴儿。放眼望去,视线对面驶过一艘艘散货轮,却鲜见渔船。一只野猫从身边的石碓里跑出来,尾随着我们,没有怕生的意思,偶尔还发出“喵”的一声短叫,仿佛有什么事情想要知会。我转过身走近假意回应说你想干嘛,它却立刻跑远,离开一段距离后蹲坐下来,干脆与我来了个彻底的静默,哪怕我本来也并不想干啥,也看不穿了它的心思。而当我仔细注意到它那干净的体毛时,觉得它应该是附近的人家养的,只是出门遛个弯,抑或,暂时不想回家

友人的妻子有一大半的时间都陪伴她两个女儿在鹅卵石堆里捉爬爬蟹,他们搬搬这块石头、刨刨那片泥土,累了就坐在湿漉漉的大石块上暂时歇脚。那只被横向截断的矿泉水瓶里开始陆续塞入很多寻来的“战利品”。这种脏手的游戏成年人大都无感,但孩子们喜欢,在他们还未抵达分辨悲喜的年纪里,对生活中的一切都充满了探索的欲望。

沙滩两边是陡峭的悬崖,朋友建议说,我们登高去捕海鲜吧,我欣然应允。长久以来,大部分新手都无法了解到该过程的真正乐趣(包括最初的自己),这不仅是一门简单的手艺,更是一门当地海边老人的习俗传承。我知道朋友的后备箱里长时间装有2个蟹笼,可算是资深达人。此处的峭壁虽不算低矮,但坑坑洼洼的踩点较多,十分适合攀爬,我们轻巧地拾级而上,尽管一路随处可见的海蟑螂在岩壁和鞋边来回蹿爬,但这丝毫没有干扰到我们的兴致。挑了角落里临海的位置,间隔几米不远处就是灯塔。我们将装有腥味鱼块的诱饵小盒子放入蟹笼,收紧蟹笼两边的拉线后将它用力抛入大海,然后将长线在峭壁上择适当位置捆绑系牢,接下去的时间只需要耐心等待。那天不久之后即逢涨潮,很快,便有寻味而来的小虾和小蟹钻入了我们的“圈套”。守候隐于这沉静的海天之间,往往是那一刹那的收获,最撩人心。

待了良久,离开之前,我转身又认真眺望了这片无声流淌的云海。语言是怯阵的,我不敢肯定是否还会有第三次的重来,只是此次一路走来,确实多了比第一次时候的诸多好感,这种比较或许来源于最近的各种压力未得以及时宣泄,抑或是别的什么。城里喧嚣甚上,思安、思进、思变全凭个人彻底的放空放下,这显然是一种“苦修行”。然而眼前无垠,心中有风,到山海天际里走一圈,感受片刻的空明,即使什么都没有圆满解决,也会是生命中最惬意的酣畅呼吸。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