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边的祈祷(外三首)

作者:程文涛 时间:2022-06-16 13:06:23 点击率:24

说,不曾领略海南的金沙,

缺少了原始的情趣;

呼吸过带有咸味的风,

苹果和养殖场长大的大黄鱼,

不知所措地游荡,

没有动力的小艇在浪尖打颤,

长长的绳,压着礁石无法算计的力量。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

听,不只属于组合沉稳的音乐,

风里有着沙子的振幅,

滑过贝壳表层的浪,

驱散一群毛脚的蟹物,

留下恣意的弧线。

不曾寂寞的风儿斜过车窗,

映下两行流动的屏风,然后叹息。

小桥横截,缺月初弓。

很小心地避过了热带来的苍翠,透过迟来的雨雾,

脚丫子在沙滩上流淌,

幻想着不甚规则的形状带来的蹊跷。

涌起的浪花没有了日前的和睦,

咆哮着,喘着初气,

没有埋葬月光,没有改变着月的形态。

野鸟飞来,又是一般闲暇。

一番新颖的形态,没有了杨柳依依,

煤油灯封尘在柜子的深处。

开始了一种懂得适应的生活,

找寻一个并不固定的方向。

辇下风光,山中岁月,海上心情。

没有去笙歌奏舞,

没有去跟随风与浪的形状,

敲碎石块背后的海贝,

尝尝饱含腥咸的鲜味,

看燕燕,送归妾。

沿海北上的飞行

透过舷窗,如网织般的灯火散落在夜的国度。

不敢深呼吸,生怕惊扰了这份独特的宁静。

光带,从视觉的尽头开始延伸,

延长至不知所措的寓所。

所有蕴含着爱的语境,变得深沉和包容。

一览夜空,向上与向下的姿态,恣意旷远。

夜以其固有的形态,布置着一角一落的姿势。

有爱,有孤独,

也有故意深藏的记忆。

或许一杯热茶能勾起深远的回首,

或许有个明天的畅想,

一轮圆日,一帆远影,一曲幽歌。

沿海北去,

以颠峻的格式。

星罗棋布的是脚下的市镇,

一处一处的灯火,

在高度的调动下变得微小。

有许多故事在那里发生,

又有许多遗憾在那里上演。

我有我的梦想,

因为有你而无所不在;

因为有你,视野阔达。

此刻,

我装饰了某个孩童的眼睛与美梦,

你却承载着我无可挑剔的记忆。

已然抛去,从生命最本真的形态,显得吝啬。

我还是我,从梦里来,到梦里去。

无修无饰,无遮无挡。

抿一口热茶,还一片清新。

我在上空,你在梦里。

这里是秋天

虾形的拖拉机恍如衰弱的老者

踉跄而行却意犹未尽

华丽的转身换取了仰望苍穹的魄力

不绝的声响扰醒了似有似无的梦

老人,小孩,农夫,狗

没有逡巡世俗的轨迹

扎堆、惊奇、惶恐抑或热闹

理所当然的假设成了真命题

有张皇四处的路标

也有言笑不拘的路人

汽车和行人排列在穿越城乡的国道

残月,高浮着异样的目光

在夜的怀中凝结成玫瑰

风吹落了树叶和果壳

随意摇曳着干瘦的躯干

把乡村深处的喧嚣抛进梦里

是老妇人手中紧攥的稻穗

压住了黯淡的睡眠

星,在属于自己的角落抖擞

更多隐秘的气流掀动着庞大的晕圈

月光下一具蚂蚁的尸体

躺在泥地上保持着挣扎的神态

秋天将响动着的生命带到了宁静的高度

一间小房子盛满了曾经的空气

散落的诗句被秋风到处朗诵

仰望泛着波光的夜

触摸远方若即若离的节奏

忆起那抹藏于苍翠的浩淼

弹碎梦中才有的清柔

于烟波中记下似曾相识的眸

撑起一篷老木船

穿越曾经有过放肆的水流

把岸边的鸟语花香镶嵌到已经开启的画轴。

影子里开始有了阳光

若隐若现地勾勒星空深处模糊的脸

简单分明色彩里

书中才有的单纯折射了多次才开始显现

从浅滩旁的草尖处开始蔓延

延伸到灯光下孩子们清澈的眼

一张你笔下的素描

还有你凭栏远眺时抚摸过的船舷

把你眼中的短暂

兑换成镜头拉伸过后的永恒

用呼吸去把握夜里窸窸窣窣的节奏

忘却此刻的旅程

暂时不去想起

那个有着惦记、梦想和追求的城

捕捉着自然特有的气息

静静地聆听手指捻碎波浪的咚咚声

脚尖踮起的地方

开始演绎陶醉于似梦非梦的真诚

不去掩饰那止不住的赞叹

一声嘀咕不清的呢喃

伴随着江水一起潺潺

哪怕是拐过数不清的弯

有过不计其数的盘旋

你可不要吝惜微笑

告别往日霓虹灯影下的璀璨

在这属于安详的夜里

涂抹灵魂深处的浅浅淡淡

上一篇:
下一篇: